<samp id="xcvds"><output id="xcvds"></output></samp>

<optgroup id="xcvds"><em id="xcvds"><del id="xcvds"></del></em></optgroup>
      <input id="xcvds"></input><span id="xcvds"></span>
      <track id="xcvds"><i id="xcvds"></i></track>

      1. 黃春:我是第一個在樓道里辦公的校長

        傳統的城市中學校園似乎與“審美”無關,更多的是呈現出一種功能性空間的“實用價值”——四圍封閉的校園高墻將校園與城市隔離開來,狹窄的走廊兩旁是規規矩矩的“盒子狀”一個又一個連接起來的教室,有限的校園空間里整齊的種著樹木或者綠化帶,規規矩矩的四百米或者八百米的操場應該是城市中學校園里最大的空闊地帶了。這樣的校園只實現了一個單一的功能效用——教學。

        北京四中房山校區設計效果圖

        借著這次北京四中網校舉辦的中國國際遠程教育大會,來自全國各地的參會者一起踏進了一所“顛覆”以上認知的美麗校園。這個占地4.5公頃的新建公立中學位于北京西南五環外的一個新城的中心,是著名的北京四中的分校區——北京四中房山校區。一所城市的中學校園對教育而言,它應當承載著什么樣的教育效用,應當如何滿足今天中國城市學生所迫切需要的東西,北京四中房山校區的黃春校長對此有深入的思考、獨到的見解。

        北京四中房山校區實地俯拍圖

        歡迎各位專家來到美麗的房山,來到美麗的北京四中房山校區的校園。這座校園,從建筑意義上已經獲得了多項國際金獎,不過,對一所學校而言,比建筑更美的當然是教育。我所說的教育的美,主要體現為這座校園,是一個真正能夠托起每一個人的學習夢想的地方,是一個真正能夠包容每一個人的學習品格的地方,是一個真正能夠實現每一個人隨時隨處閱讀學習的地方,哪怕你的某一次閱讀和學習的沖動完全就是突然的心血來潮,在這個校園里,也一定能夠找到最適合你的沖動的時間和空間。

        就是這么與眾不同

        一座校園,如果可以隨時隨處地幫助一次學習欲望的實現,那么,這座校園就可以表現為隨時隨處都會有教育在發生,那么,生活在其中的人們(學生、老師,甚至不太經常進來的家長,也包括擦肩而過的諸位),這里的每一個人也就都能夠隨時隨處地收獲到看得見的成長。

        優秀的校園,絕不是只有老師在教育學生,它一定是所有人之間的相互教育,相互影響,相互作用,這就是北京四中的核心教育理念所謂的“以人育人,共同發展”。而這種以人育人的狀態的順利生長,就必須依賴于剛才我所說的和諸位剛才所見到的這種隨時隨處都是學習、都是教育、都是成長的豐富的校園。

        因此,置身于這座校園的每一群人,學生,教師,家長,都是和這座校園和北京四中的教育相關的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于是,在這里,就順理成章地誕生了教師學校和家長學校。這里的教師學校和家長學校,不是狹義上的教老師怎樣教學生,和教家長怎樣教孩子,而是關注教師和家長作為一個獨立個體的自我成長。教師在成長,家長在成長,學生在成長;這三種成長之間是同時進行的,同樣重要的;正因為如此,這三者之間也是會發生彼此促進的作用力的。我們認為,學校,當然應該是全社會中最集中最典型最高效的學習型組織,并且,讓一類人的學習影響另一類人的學習,這才是一個學習型組織的核心價值和真正意義所在。

        教育最怕什么?最怕一群自己不學習不成長的人,在向另一群正在學習和正在成長的人提各種要求,并以考試來嚇唬別人。我們要求教師要堅持專業化學習,我們幫助家長去堅持終身學習,我們帶動社區居民推動全民化學習,也是基于這種害怕而進行的自我約束和自我努力。

        所有的文化,都要通過反省自己來獲得;所有的反省,都要借助于學習才能深刻;所有的學習都離不開“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和“聽大家說”。諸位都是學習的專家,毋庸贅言,諸位一定都能理解我們所倡導的讀讀好書、出門走走、聽聽講座這三件事情對于一個人的學習和一個學校的教育而言,可以意味著什么。所以,在這個校園,所謂的努力辦學,俗話講“做教育”,其實我們無非就是在努力地做著這么三件事情。

        于是,隨處都可以讀書,可以三五成群地讀,更提倡一個人躲在某個角落靜靜地讀;經常可以出門游學,去看看別人的陌生的世界,或是在熟悉的世界看看陌生的人群;每天都有講座,你可以隨意的聽,更可以隨意地講,在我看來,這就是最必需也是最幸福的學習了。

        希望短短的中午時光,能讓諸位喜歡上這座我深愛著并為之努力著美麗校園。

        牛B叉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