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xcvds"><output id="xcvds"></output></samp>

<optgroup id="xcvds"><em id="xcvds"><del id="xcvds"></del></em></optgroup>
      <input id="xcvds"></input><span id="xcvds"></span>
      <track id="xcvds"><i id="xcvds"></i></track>

      1. 白楠茁:我在北京四中上了一節“雙課堂”

        在這樣一個信息大爆炸的時代,我們如何實現我們所謂的“給學生一杯水,我們要有一桶水、給學生一桶水,我們需要給他們一片海”?我想那個時代可能一去不復返了。因為在這個時代,我想學生們現在需要的可能不僅僅是一杯水和一桶水,他們要的應該是整片銀河系、屬于自己生活的體驗和規律對于所有信息的整合和拓展,從這里看,在傳統課堂里我們習慣的給和拿這種方式是否還適應現在的教學需求呢?曾經的傳統課堂可能更多的是一種單向的給予。我們現在越來越感受到如果學生的腦子里沒有知識體系、沒有對自己曾經的問題和對生命的的關照和喚醒的話,無論我們老師在講臺上講出多么精彩的話,都是一種封閉的信號。

        關于語文學科的特點,有兩件事必須要做的,一個是閱讀。閱讀不僅僅是坐在書桌前書本的閱讀,更多的是學生通過書本打開一個世界,從而打開自己的內心,在自己有限的時間和生命長度、空間活動范圍內,讓自己的生命不斷的變寬變厚,基于這樣的理念,應該有很多語文老師特別樂意不斷的在課堂上給學生推薦閱讀材料、不斷的想要把自己讀過的好書、好文章分享給他們。

        另一個事情就是寫作。就像吃東西一樣,我們需要咀嚼、消化、吸收,最后體現出來的就是我們的個子長高、體重增長。閱讀就是這樣的一個咀嚼、消化和吸收的過程,而最終體現出來的在成長方面就是思維方式的變化、對自我生命和心靈的不斷地提升與認識。如果我們不把孩子們頭腦中形成的想法和思考形成文字凝定下來的話,可能過了幾天這些就煙消云散了。因為他們的頭腦中一直在涌現新的想法。所以,語文學習過程中,寫作和閱讀之間就是一個相輔相成的過程。

        北京四中語文組的老師在與北京四中網校的十幾年合作中,通過對雙課堂的討論,我們發現無論是閱讀還是寫作,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感悟。所謂感悟,其實是心有所動,就是真的被我經歷過的事情、看到的東西打動,心里有觸動腦子里就有思考。閱讀應該是一種養料的積累,而寫作實踐就是將這種養料作用在自己的生命成長過程當中。

        十幾年前,我在上高中的時候,沒有網絡平臺,其實你會發現,傳統教學當中有兩個特別難以突破的局限:從學習角度來講,這個局限就是課堂時間和空間的有限性。我們沒有辦法把所有的東西在四十分鐘內或者一周五節課的時間內都全部陳列在學生們面前。從學生角度來講,這個局限就是他們的參與度。我們現在班級名額就是一個班有45名學生。一節課40分鐘,老師什么都不干,就讓每個學生都發言說一下自己的感想,每個同學能分到的時間一分鐘都不到。我們都有這樣的感受,如果課堂氣氛越熱烈的、大家對這個問題的討論特別感興趣是的話,在這節課堂上,最多也不過只有幾個同學能參與其中,能有機會站起來發言。針對這兩個局限性,我們在與四中網校合作的十幾年中,不斷地推進這個雙課堂的教學。所謂雙課堂,其實是現實課堂與虛擬課堂的融合。

        那么我們有了四個方向,是我們在語文學習的過程中,為學生設定的因材施教的一個學習的平臺,我簡單交流分享下。

        首先是“以課文學習為出發點”。語文學習最傳統的方式是講課文,這些課文都是很經典的文本,對于學生心靈的發展,對于他們認識世界認識歷史乃至認識自己都很有助益。我今天拿劉葵老師當年所開創的《鴻門宴》為例來講。《鴻門宴》的背景大家都知道,在和學生分享這個故事的時候,講授文言知識不在話下,講清故事的來龍去脈也沒有問題,更關鍵的是對項羽和劉邦兩個人物形象的分析和探討,乃至對他們的歷史評價。我們通常的做法是在課堂上討論,后來劉老師萌發了一個想法:故事是由人來講的,歷史其實就是故事。不同的人在面對歷史的時候,他的想法不一樣,他想達成的目的不一樣,那么每個人敘述故事的角度就不一樣,這個故事也就不一樣了。從這個角度出發,她開辟了一個新的角度,給學生們留了這樣的作業:選擇《鴻門宴》中的一個主要人物,用第一人稱重新講述“鴻門宴”的故事。原作者司馬遷是從第三人稱的視角來寫這個故事的,算是“上帝視角”,什么都知道。但這個“第一人稱敘述版《鴻門宴》”,一是好玩,學生們一聽我也可以講經典故事了,因為很有趣,愿意參與;二是達成了我們的教學目標,就是能夠看到學生們是如何去理解故事及故事背后的東西的;三是這種作業在北京四中網校在線教學平臺上以帖子的方式發布出來,學生之間可以相互閱讀、評論,避免了傳統紙質作業上交,只能老師一個人看或者要花費大量時間同學們之間傳閱的弊端。在這個平臺上,每個學生上傳自己的故事時,都會點開別人的故事看一看,正是這樣的點擊,讓每個學生之間都形成了網狀的交織。這樣每個學生的讀者就有原來的老師一個人,變成了班級里的每一個同學這樣一個群體。劉老師在交流這個作業的出發點時談到,首先從不同的角度理解不同的人,其次從不同的角度也會發現每個學生的個性也是不一樣的。同一個故事,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理解。給大家展示下劉葵老師在四中網校在線教學平臺上發布的兩個作業:

        第一個是一個閱讀作業,在這些閱讀的基礎上,劉老師布置了第二個作業。我們來看下他們的選擇:

        可以看到每個人選擇的角色都不一樣。從這個角度上,其實一篇課文的學習在傳統的課堂上,我們要完成相應知識的梳理和傳授,那么由此之外,心靈的事兒我覺得還是交由豐富的心靈去做。

        我們還“以專題學習為出發點”,在雙課堂中進行了試驗。以“西方現代小說”單元教學為例。西方現代派小說和我們的傳統小說,在各個方面都有天壤之別,所以我們給這一個單元起名“小說還能這樣讀”,相對應的在留給學生們的作業里還有“小說還能這樣寫”,緣起就是讓學生認識到寫作的體裁只是思想的一種承載,就像新課標所說的“理解作品所表現出來的價值判斷和審美取向,作出恰當的評價”。

        我們“以某一語文活動為出發點”,,舉例來說,是以語文文本中的一個“報告文學單元”為起點,策劃了一次學生們自己去寫報告文學的雙課堂語文教學活動。這次寫作實踐活動名字叫“身邊的陌生人”,最早由楊志剛老師發起,我們覺得非常好,延續至今已經十年了,就是希望學生們不僅是從知識上學習報告文學是什么,更要把這些作品里面飽含的情感和力量傳遞給他們。基于時代的發展和變化,我們更希望這些好的因素能夠融入到這些90后、00后的心靈世界中去,讓“讀寫生活化,生活讀寫化”,讓學生能夠關注身邊的人和事,學會用自己的眼睛和筆觸去書寫生活和時代。

        最后還有一個是“以學生生活感受為出發點”,生活處處皆語文,學習是無處不在的。四中的語文老師,特別是劉葵老師是一位熱愛生活、能從生活中挖掘出美的典型的教師代表。四中校園最典型的植物是教室窗外的一株株玉蘭,這些玉蘭每年三月份都會含苞待放。每一年都花開,每一年都被忽略了,一節一節的課就在它們旁邊結束了。后來尹強老師有了一個想法,這個想法也被我們繼承了下來,叫做《留住春天》,操作很簡單:開春的時候,讓同學們拿起相機,尋找校園里的一株植物,盯著它們,可以是一朵花一株草一棵樹,每天拍一張發到在線教學平臺上。到學期末的時候,積累了幾十張照片。讓學生們去關注“時間都去哪兒了”,那些花從含苞,到一點一點的綻放,再到衰微,最后大朵大朵的凋零,時間的痕跡用可見的方式觸動著學生們的心靈。

        牛B叉电影